秒速时时彩 >> 社科关注
设计人类学学科基础与研究范式
2019年12月01日 07:48 来源:《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2期 作者:李清华 字号

内容摘要:作为最重要的创造实践之一,设计在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设计人类学的学科基础深深扎根于传统人类学丰富的物质文化研究和设计民族志的卓越实践中。在对传统人类学物质文化研究实践和设计民族志实践进行系统梳理的基础上,设计人类学还应秉承传统人类学的文化整体观和深厚的人文精神,在学科实践中逐步培育出一个从研究方法、研究路径再到理论形态上都相对完善和成熟的学科范式。由于我们身处一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状况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着深刻变化,设计人类学的研究范式也将处于不断的调整与转换过程中。从这一层面看,其学科建构将永远在路上。

  关键词:设计人类学/ 学科基础/ 研究范式/

  作者简介:李清华(1972- ),男,云南禄丰人,博士,浙江传媒学院设计艺术学院副教授。

  作为最重要的创造实践之一,设计在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过程中起到了极其关键的作用。可以说,设计创造实践本身就是人类的一种文化创造实践。作为学科形态,设计人类学是人类学家、设计师或设计研究者秉持人类学的文化整体观,对设计这一人类文化创造行为进行系统研究所形成的一门学问。具体来看,其研究成果要么作为纯粹的理论形态,丰富和拓展了人类学或设计学的研究领域;要么作为实践形态,被运用到了产品和服务的设计、开发或市场的全球拓展领域,在改善人类生存状况的同时也为商家赢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因此,设计人类学是设计学与人类学之间的一门交叉学科,是近年来兴起的一个全新的跨学科研究与实践领域。

  作为学科形态和实践领域,尽管设计人类学的历史极为短暂,但无论在实践层面还是理论层面,从其诞生之初①就表现出蓬蓬勃勃的发展势头。在实践层面,设计师与人类学家之间的合作从学科创立伊始便拉开了序幕。伴随着20世纪初开始的跨国公司设计产品与服务市场的全球扩张历程,“设计民族志”(Design Ethnography)成为设计师和人类学家们手中掌握的一件利器,为设计产品和服务市场的开拓与全球扩张不断攻城略地。在当下进行得如火如荼的人机交互设计和用户体验设计领域,设计师与人类学家之间的合作更是表现得异常活跃。在理论层面,设计人类学同样表现出极为活跃的姿态。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众多的大学和研究机构为提升人才培养质量、拓展研究领域,纷纷设立设计人类学课程和研究方向;②其次是一些人类学研究机构开始举办有关设计人类学的国际研讨会。③第三是开始出现了一些以设计人类学为研究对象的博士论文;④第四是开始出现一系列有关设计人类学的研究专著。⑤

  种种状况表明,作为一个独立、日渐成熟的实践领域和学科形态,设计人类学正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不但如此,作为一个重要的知识生产部门和实践领域,设计人类学在当今世界全新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科技背景之下,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果以一种更为宏阔的视野来审视,那么设计人类学的这种蓬勃发展势头,一方面正是顺应了当前世界发展的全球化趋势,另一方面也是体验经济时代⑥人本设计和体验设计潮流共同推动的结果。因此,设计人类学学科建构的系统开展和实践的深入推进,必将对当下和未来的设计研究与设计创造实践产生重要而深刻的影响。

  然而,与学科实践这一蓬勃发展势头不相称的,是设计人类学的学科建构仍处于较为滞后的水平。尽管近年来西方国家(尤其是斯堪迪维亚国家)一些杰出学者出于教学和科研的需要,对设计人类学的学科构建开展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但对于学科研究基础和研究范式等根本问题的思考仍停留在一个较为粗浅的层次。鉴于此,本文将在对现有成果进行梳理的基础上,对这一问题做一次初步的探讨。

  一、设计人类学的出现及学科发展和现状

  作为设计学与人类学之间的一门交叉学科,设计人类学发端于设计师与人类学家之间在实践层面上的合作。这种合作正如前文所言,开始于20世纪30年代美国著名的“霍桑研究”(Hawthorne Study)计划。在该计划中,设计师、人类学家和管理学者之间开始了密切合作,共同致力于西电公司工人生产效率提升等实际问题的解决。紧跟着这一成功实践的,是20世纪40至50年代,管理研究学者和设计师再次与人类学家进行合作,共同致力于工业组织中的商业管理研究,“这类研究聚焦于工人的行为和心理方面,或飞行员对于机械的操控,以防止意外事件,并且研发出各种工业产品和设备”[1](p.5)。此后,在欧美国家,越来越多的社会科学家(主要为人类学家)参与到了工业设计和商业管理实践中,在工业设计和商业管理中扮演着其他学科无法替代的重要角色。时间到了20世纪80年代,施乐公司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的技术组与人类学家合作,通过在工作场所中对围绕计算机的人类行为展开民族志研究,从而参与到了软件设计的过程中。随着计算机技术的发展,在之后的人机交互领域以及当下进行得如火如荼的体验设计中,社会科学家(主要是人类学家)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以上简要回顾表明,作为一门交叉学科,设计人类学的出现,正是设计师与人类学家之间开展的诸多创造性合作实践共同推动的结果。毫无疑问,这正是设计人类学作为独立的学科形态和重要的知识生产部门,其生存和发展不可动摇的根基之所在。但显而易见,任何一门学科的存在与发展,光有实践层面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它还必须同时进行卓有成效和坚实有力的理论建构。

  众所周知,设计是人类最重要的创造实践之一,其目标在于凭借可靠的技术手段,对现实进行有效干预,有计划、有目的地实现预期目标或解决特定问题,从而服务于人类生产与生活实践。文化人类学作为重要的知识生产部门,尽管也诉诸田野调查和民族志实践,但其最终目标却并非着眼于特定社会或文化群体中诸多社会和现实问题的解决,而是致力于通过民族志描述,实现人类学家对于特定社会和文化的理解与阐释。从这一层面看,借用相关学者的话说,设计就是一门“干预”的科学,而人类学则是一门“静观”的科学。⑦

  事实上,从设计人类学学科的当下状况来看,设计学与人类学之间在实践层面上的合作,并非总是一种“平等”(或者说“对等”)的合作关系。从某种程度上说,作为设计师与人类学家之间合作重要成果之一的“设计民族志”,正是跨国公司设计产品和服务的全球扩张过程中曾经一度攻城略地、叱咤风云,并立下了赫赫战功的元勋。人类学家在长期职业实践中历练和发展出的精湛的民族志技艺,被充分运用到了跨国公司设计产品和服务市场的全球扩张过程中。尽管社会人类学家在这一过程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但这在“正统的”、“严肃的”和“以知识生产为己任”的社会人类学家看来,这反而恰恰成了人类学研究的“末路”而非“阳关大道”。

  造成这种看法的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这其中显然有正统人类学研究学者观念固化与狭隘的因素。另一方面的事实同样显而易见:设计师与人类学家之间这种在实践层面上的合作,尽管是设计人类学学科建构与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但并非学科发展全部或主流。尤其是在后工业时代,在人类面临日益严峻的环境问题和可持续发展危机、在体验经济成为世界经济发展主流的时代大背景之下,设计师与人类学家之间更深层次的合作毫无疑问就应该被提上议事日程。正如有国外学者指出的:“设计人类学致力于构建起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部分关联。……设计人类学对人类学和设计都能提供一种关键性的贡献。”[2]这种贡献的一个重要方面,正体现在作为设计人类学根基并且与人类学一脉相承的、深广的人文关怀精神以及其强大文化批评传统。而要做到这一点,设计人类学首先就必须突破人类学过去时代固化和狭隘的学科观念,从设计学和人类学深厚的学科传统和丰富的学科实践中广泛汲取养料,并把它们运用于自身学科实践的创造性发展和学科理论的科学建构过程中。

作者简介

姓名:李清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 安徽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