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社科关注
马克思主义者身份认同与马克思主义发展主体意识自觉
2019年09月22日 08:47 来源:《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研究》2018年第3期 作者:梁树发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马克思在一种特殊情境下说过“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有学者把它过度解读为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关系的切割——“马克思不为马克思主义背书”。这句话实际是马克思对不能正确对待他的思想的方式的否定,而不是对他的马克思主义者身份的否定。同“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的提问一样,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一直有关于“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者”的提问,形成马克思主义者身份认同规律性现象。这一现象构成科学马克思主义史观的经验基础,启发了我们关于马克思主义发展主体意识自觉,也丰富了我们关于马克思主义发展规律的认识。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者/身份认同/经验基础/主体意识自觉

  作者简介:梁树发,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2

  基金项目: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地重大项目“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基础理论研究”(14JJD71003)阶段性成果。

 

  有学者过度解读马克思的“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句话,一定要把它解释为马克思对其与马克思主义关系的切割,解释为马克思主义者不是马克思的继承人。这个关于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者身份问题,与其说是一个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的关系问题,不如说是一个如何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的问题。它同“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提问①一样,成为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一种特殊规律性现象,构成科学马克思主义史观的经验基础。

  一、身份认同与主体意识

  可以说,对于每一位从事马克思主义事业(无论是实践的还是理论的)的人来说,都有一个是否马克思主义者的身份问题。20世纪20年代的德国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西方马克思主义”奠基者之一卡尔·科尔施在《我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者》一文中,把“我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者”提问的主体设想得十分广泛。他认为,对无产阶级,甚至对无产阶级的最先进最有力的部分“首先就产生了‘我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者’的问题”。但还可以对居民中的以下这些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他们既不属于资本家,也不属于无产阶级,而是为了共同的斗争而可以和无产阶级联合的人;生存受到垄断资本主义或法西斯主义的威胁的资产阶级中的一些人,以及在垂死的资本主义社会日益严重的压迫下,“正一个一个地走向无产阶级”的人(学者、艺术家、工程师等)。[1](P245-246)

  在一般意义上,可以说,做什么事就是什么人。种田的是农民,做工的是工人。职业决定了一个人的社会身份。但是,马克思主义者的身份却不能简单地用职业来定义。马克思主义者的身份代表一种资格和品质。这种资格和品质高于职业选择。马克思主义者除了从事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事业,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教育与传播等实际的活动外,对其还有关于马克思主义认识与态度的要求、有科学世界观的要求、有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的要求、有对无产阶级事业和人民忠诚的要求、有高尚道德情操和政治觉悟的要求、有对马克思主义事业实际贡献的要求等。根据马克思主义的特殊性质,马克思主义者的身份实际是一种政治身份。

  根据马克思主义发展史的经验,马克思主义事业在实践上遭受挫折,处于低潮时期,就更加凸显马克思主义者身份自我认同的意义。在马克思主义低潮时期敢不敢承认自己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实际是一个考验。马克思主义者身份自我认同对从事马克思主义研究的知识分子特别具有意义。现实中有这样两部分人,一部分人不想做具有马克思主义者身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只想做从事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人,把马克思主义研究只作为一种职业选择。还有一部分人力求做一个具有马克思主义者身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把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价值追求、人格塑造与作为职业、事业选择的马克思主义研究统一起来。有人说,只有不做马克思主义者才能客观地对待马克思主义,才能不带“偏见”地理解马克思主义,也才能真正地懂得马克思主义。这是一种误解。而实际情况是,马克思主义者身份不会成为科学地认识马克思主义和正确地对待马克思主义的障碍。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能够正确地对待马克思主义研究中的“情感因素”。认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不可能不带偏见地对待马克思主义,这种认识本身就是一种偏见。按照这个逻辑,一个人要获得关于一个对象(特别指有阶级以来的社会现象)的真理性的认识,他就只有做这个对象的“敌人”,就要站在与对象完全对立的立场上。科学认识论的道理不是这样。还有,就马克思主义者的身份与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关系来说,或者就全部马克思主义事业来说,人们往往不是先做马克思主义者,然后再去选择马克思主义事业,而是在从事马克思主义事业的过程中,锻炼成长为马克思主义者。按照那种要发现和坚持马克思主义真理,就不要做马克思主义者的逻辑,那就只要他一旦成为马克思主义者,他就必须立即离开马克思主义的事业,而选择其他的事业,因为在这个事业上似乎已经注定他将无所作为。或者,他一进入马克思主义事业,就要警惕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就价值立场而言,以使自己始终站在马克思主义之外。那么,现实中有没有持此种想法的人呢?有没有此种马克思主义研究者呢?有的。正因为如此,才提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身份认同问题,特别是马克思主义者身份的自我认同问题。在马克思主义史观的意义上,我把它看作一个马克思主义发展主体意识自觉问题。

  本文提出“马克思主义者身份认同与马克思主义发展主体意识自觉”问题,把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发生过的马克思主义者身份认同,特别是马克思主义者身份自我认同现象与马克思主义发展主体意识自觉问题联系起来,是因为这种现象所反映的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是否具有对于马克思主义的主体意识问题,一个对于马克思主义的主体意识自觉问题。从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历史来看,“身份认同”现象实际成为一个反映、检验甚至激发马克思主义者的主体意识自觉的经验基础。

  关于这个基础,我们先从对马克思的“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这句话的理解谈起。

作者简介

姓名:梁树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彩票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