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其他宗教研究
《易义古象通》研究
2019年11月29日 10:07 来源:《周易研究》 作者:肖满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易义古象通》是明代易学研究的重要成果。该书的出现有着特定的学术背景, 它既是明代象数易学复兴的产物, 也是宋元以来“古《周易》”研究的重要成果。作者魏濬有意识地摆脱宋易与汉易的束缚, 结合生活实理, 努力从《周易》经传文字中挖掘古《易》象, 并由古《易》象阐发《周易》的思想内涵, 象数与义理并重, 征实与创见融合, 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关键词:《易义古象通》;古《易》象;即象以通义

  作者简介:肖满省,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 福建师范大学易学研究所副所长, 主要研究方向:易学与中国古典文化。

  基 金:2015年度福建省社科规划青年项目:“朱子易学与古《周易》研究” (FJ2015C074); 2015年度福建省教育厅科研项目:“朱子易学与《周易》复古运动研究” (JAS150202)。

 

  魏濬 (1553—1625) , 字禹卿, 号苍水, 福建松溪县人, 明万历甲辰三十二年 (1604) 进士, 累官都察院右佥都御史, 巡抚湖广。他为官清正, 政绩卓著, 朝廷曾先后赐“清廉宴”“卓异宴”以示嘉奖。魏濬“好读书, 尤善为文”, 著述甚丰。 (1) 《四库全书总目》对其著作有较高评价, 如说其《方言据》一书“乃纪四方言语之异而求其可据者凡二百馀条, 多见考据”, 其《西事珥》一书“虽不立地志之名……固地志之类……其考订颇不苟, 叙述亦为雅洁, 无说部沓杂之习” (2) 。此类著作均可见魏濬求实的考据精神。

  其所著《易义古象通》八卷, 前有《总论明象》八篇, 采用通行注疏本, 以象通义, 随文注释上下经及《彖传》《象传》《文言传》, 而不及其余。该书除《四库全书》本外, 见存有明刻本一种, 福建省图书馆和南京图书馆并藏有此书, 南京图书馆藏本书末有清末藏书家丁丙《跋》语 (3) 。在明代易学中, 《易义古象通》具有重要地位, 《四库》提要有云:“明自万历以后经学弥荒, 笃实者局于文句, 无所发明;高明者骛于玄虚, 流为恣肆。濬独能博考旧文, 兼存古义。在尔时说《易》之家, 譬以不食之硕果, 殆庶几焉。” (《四库总目》卷五《〈易义古象通〉提要》) 该书既是明代象数易学复兴的产物, 也是宋元以来“古《周易》”研究的重要成果。该书征实与创见融合, 书中所体现的求实精神, 是明末实学思潮的组成部分, 在某种程度上说, 也是清代《易》汉学复兴的先导。 (4)

  一、《易义古象通》成书的历史背景

  《易义古象通》的出现, 是对当时易学流弊的拨乱反正。易学历来有象数、义理两派。在象数学研究方面, “汉儒言象数, 去古未远也;一变而为京、焦, 入于禨祥;再变而为陈邵, 务穷造化” (《四库总目》卷首《〈易类〉序》) 。宋代兴起的《易》图书学, 与汉代象数之学相融合, “将汉《易》中象数之学进一步哲理化……明代也是《易》图学流行的时期, 标志着象数之学发展到高峰” (5) 。然而, 这些“玄之又玄”的易学象数图书“说愈精而去象愈远”, “《易》遂不切于民用”。在义理学研究方面, “王弼尽黜象数, 说以老庄, 一变而胡瑗、程子, 始阐明儒理” (《四库总目》卷首《〈易类〉序》) 。元明之时, 程朱理学已占据当时易学思想主流地位。尚秉和先生说:“盖明代学者, 皆以程《传》、《本义》为正宗, 敷衍义理;及其末流, 浮伪虚妄, 直于《易》无涉。” (6) 明代中后期, 随着王阳明心学风行, 易学研究又出现心学化倾向, 故四库馆臣感叹“明末心学横流, 大抵以狂禅解《易》” (《四库总目》卷八《〈周易翼简捷解〉提要》) , “明人之《易》, 言数者入道家, 言理者入释氏” (《四库总目》卷五《〈周易象旨决录〉提要》) 。易学发展过程中的这些流弊, 促使当时的有识之士担当起拨乱反正的工作, 汉《易》逐渐受到重视, 以象数方法解《易》的著述纷纷涌现出来。

  《易义古象通》的出现, 也与自宋代以来开始的古《周易》研究有着直接的关系。北宋仁宗庆历年间, 学术界兴起了一股疑经改经的风潮。在其影响下, 当时的学者们对位居十三经之首的《易经》也进行了重新审视。范谔昌撰《易证坠简》、欧阳修撰《易童子问》首先对“孔子作‘十翼’”等问题进行发难, 随后吕大防著《周易古经》, 吕祖谦著《古周易》及《古易音训》, 朱熹著《周易本义》, 王应麟著《古易考》……这一系列重要著作, 将宋代的“古《周易》”研究推向高潮。元明学者乘其流而扬其波, 开辟了新的研究方向, 出现了新的内容。明代中后期, 一些易学家关注的已不再是《周易》古经的文本、文字等外在形式, 而是致力于恢复汉代易学取象以解《易》的方法, 象数易学随之复兴。

  《易义古象通》的出现, 也是明代中期兴起的复古思潮在易学领域的表现。明代中后期, 思想文化领域开启了一场多方位的文化复古运动。李梦阳《答周子书》言:“弘治之间, 古学遂兴。”复古成为当时的潮流风尚, 除了大家熟悉的“前后七子”的诗文复古运动外, 还出现了“书必篆隶”“器从旧式”“官名从古”“礼从古制”等社会风气, 经学领域的汉学复兴、学术领域的考据学兴起、藏古之家的大量出现等, 都是同一种背景下的产物。 (1)

  在上述历史背景下, 明代出现了一系列以象解《易》的著作。如陈士元《易象钩解》、熊过《周易象旨决录》、钱一本《像象管见》、吴桂森《周易像象述》、唐鹤征《周易象义》、黄道周《易象正》等等, 皆致力于发掘《周易》之象数, 学汉儒取《易》象以注经。魏濬的《易义古象通》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

  二、《易义古象通》的象理观

  众所周知, 在易学发展史上, 象数派与义理派常常“互相攻驳”。但《易义古象通》却能够有意识地把《易》象研究与义理阐发有机结合起来, 形成“即象以通义”的解《易》思路。魏濬对于《周易》“象数”与“义理”的关系有着很精到的认识。他说:“文、周之《易》, 即象著理;孔子之《易》, 以理明象。” (2) 所谓文、周之《易》是指《周易》的卦爻辞;所谓“孔子之《易》”, 就是指孔子所作的“十翼”。魏濬认为, 《周易》一书包含着深刻的哲理, 而这些哲理是通过特定的《易》象表现出来的。他说:“圣人以为, 以理喻民不如以象喻民, 使谋及卜筮者, 随占而得从善去逆之路, 此圣人之深心也。” (《明象二理傅象》) 这就是说, 《易》象的产生是圣人为“喻民”“明理”而设的, 圣人认为, 通过语言文字直接给人民讲述道理, 不如抓住人们趋吉避凶的心理, 利用卜筮行为和《易》象形式对人们的行为加以适当的引导, 以使人们“从善去逆”。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下, 文王、周公将所要阐明的义理寄寓在卦象之中并借卦爻辞表现出来, 这是“即象著理”。至于孔子, 为经作传, 以成“十翼”之篇, 又把《易》象中所蕴含的深刻哲理展示出来, 这是“以理明象”。理与象, 是如此密切的关系, 因此“观象”乃是“明理”的必然途径, “明理”是“观象”的最终目的。魏濬说:“《易》理无所不有, 要以傅于象者为真……使不必象, 则潜龙可以见跃, 飞龙可以黄裳, 不但于象远, 于理亦远矣。” (《明象二理傅象》) “若傅空谈理而不细求象之所寄, 圣人之旨晦矣。” (《明象四六爻位》) 正是出于这样的认识, 魏濬才要努力贯通《易》象与义理, 这也是他撰著该书的宗旨所在。诚如《四库总目》提要所云, 此书“名《古象通》而冠以‘易义’, 言即象以通义也。朱彝尊《经义考》失载‘易义’二字之名而改曰《周易古象通》, 则与濬名书之意不合矣” (《四库总目》卷五《〈易义古象通〉提要》) 。“即象以通义”准确地把握住了该书的主旨:在发掘《周易》“古象”的基础上阐发《周易》的“真”理。

  当然, 强调根据《易》象阐发义理, 并非魏濬首创。朱熹就曾明言:“先见象数, 方说得理, 不然事无实证, 则虚理易差。然义理象数一以贯之, 乃为尽善。” (3) 但易学家们关注的重点不同, 或重于象数, 或重于义理, 以致于互相攻驳而矫枉过正, 局于一端。宋元以来, 已有易学家明确意识到这一问题并给予纠偏。如宋元之际的丁易东撰《周易象义》, “是编因象以明义, 故曰象义” (《四库总目》卷三《〈周易象义〉提要》) 。明代中后期以来, 这方面著作出现得更多了, 但往往救一弊而新生一弊。如唐顺之之子唐鹤征继承父亲的学说, 亦撰《周易象义》, “大旨述顺之之说, 主于以象明理……虽自出新解, 而于经义亦足相发”, 但也不时或“涉道家之旨”, 或“穿凿而不当理” (《四库总目》卷七《〈周易象义〉提要》) 。薛甲撰《易象大旨》, “大旨主于因象以明理”, 然亦时时“阑入老庄之说” (《四库总目》卷七《〈易象大旨〉提要》) 。明朱谋撰《周易象通》, “欲稍还古义, 而转生臆说”, “多出臆见, 不为定论也” (《四库总目》卷八《〈周易象通〉提要》) 。可见四库馆臣对这些著作都不太满意。只有魏濬的《易义古象通》因能“博考旧文, 兼存古义”而得到四库馆臣高度肯定。

  既然“即象以通义”是魏濬撰著《易义古象通》的基本精神, 那么, 魏濬对于易学史上已有的《易》象持何种态度?又为何要特别强调“古象”呢?魏濬说:

  子夏说理而商瞿谈象, 其流至于焦贡、京房, 分布以配岁运, 别立一局, 不用文、周所系。扬雄以后, 为《元》, 为《洞》, 为《包》, 为《潜》, 为《皇极》, 各师己智, 要皆焦氏、京氏之支流余裔也。说愈精而去象愈远, 训《易》者无取焉。若夫按象索理, 则马融、郑康成而下, 以文训诂, 于象间有离合。然其因言得象, 因象得意, 未尝有异, 虽不必尽祖马、郑, 终不能超马、郑绝尘而逸, 故多钩牵扳附, 至虞氏而支离转甚矣。 (《明象一原古象》)

  在魏濬看来, 自孔子传《易》以后, “子夏说理而商瞿谈象”, 易学开始出现分流别派。就象学这一流派而言, 其中又有一些流变。一是焦贡 (赣) 、京房等以六十四卦分布值日用事, 其说已“入于禨祥”, 实为《易》外别传。汉代扬雄撰《太玄经》, 后周卫元嵩撰《元包》, 北魏关朗撰《洞极经》, 宋代司马光著《潜虚》, 邵雍著《皇极经世》, 蔡沈著《洪范皇极内外篇》等, 这些拟《易》之作, 都可以说是其支流余裔, “说愈精而去象愈远, 训《易》者无取焉”。二则是以马融、郑玄为代表, 运用训诂学方法, 通过解释《周易》经传文字, 寻求具体《易》象, 进而阐发义理。虽然他们对《易》象的把握偶有不合, 但也有诸多可取之处, “后儒贬驳汉魏晋唐诸君子, 以为离跂牵强, 然要言微义, 往往袭用其说” (《明象一原古象》) 。因此, 魏濬“又于汉、魏、晋、唐诸人所论象义, 取其近正者, 存之以明其于《易》实有发明, 俾学者知其所自” (《明象一原古象》) , 这在很大程度上保存了先儒旧说。由此可以看出, 魏濬对汉代以后的象数学多有扬弃, 他主张“摘要举元, 去其支离, 取其符合, 可采之义甚众, 若云一无所取, 亦过正之灾也” (《明象六卦变》) 。从这一层面上说, 魏濬对《周易》古象的探索, 不是简单恢复汉易, 而是对汉易有所超越, 向着经典本身回归。

  三、《易义古象通》的“古象”体例

  在象数易学发展的过程中, 易学家们创造了众多的取象体例。宋元之际的丁易东曾对此前的取象方法进行了归类总结。他说:“夫圣人立象所以尽言, 先儒之求象亦未尝以一例拘。大率言之, 其义例亦十有二:一曰本体, 二曰互体, 三曰卦变, 四曰应爻, 五曰动爻, 六曰变卦, 七曰伏卦, 八曰互对, 九曰反对, 十曰比爻, 十一曰原画, 十二曰纳甲。” (1) 这十二类取象方法, “基本上概括了汉以来象学的内容” (2) 。在此基础上, 元明时期的象数易学家如俞琰、吴澄、来知德等人又有新的发挥与创造。此外, 宋代以来兴起的《易》图书学, 也为象数易学的发展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丰富了象数易学的内涵。

  那么, 身处象数之学大备时代的魏濬将做出怎样的取舍呢?他所要发掘的古《易》象又是什么呢?他说:

  尝论羲画之初, 由奇偶二画而二之三之, 又倍而六之, 其象具在, 何用他求?何用深求?若云有隐义载于太卜之官, 则必如京房卦气之类, 出于画之外者而后可, 所以开后世深求之端者愈多矣。 (《明象一原古象》)

  愚谓八卦之象何居?三画是也。六十四卦之象何居?六画是也。文周亦止从三画、六画上想像其形, 有肖而拟形容, 以象物宜, 著之繇辞, 使颛愚之民, 人人得而通晓, 不必问之太卜之官耳。 (《明象二理傅象》)

  朱熹曾说:“因窃论之, 以为《易》之取象, 固必有所自来, 而其为说, 必已具于太卜之官, 顾今不可复考, 则姑阙之。” (1) 按照朱熹的说法, 《易》之取象, 必有所自来, 只是如今已不可复考, 只好付诸阙如。可是, 魏濬不同意朱熹的看法。在他看来, 朱子的这一说法可能会诱导后学“深求”《易》象, 转生附会, 致使《易》象支离多端, 容易出现诸如京房、虞翻等易学家以纳甲、卦气、爻辰等体例解说《周易》的现象, 实不可取。他认为, 在《周易》中, 最为重要的《易》象就是八卦和六十四卦之象, 文王、周公就是通过观玩这些卦象, 从三画、六画上想象其形容而拟议之, 才写下了卦爻辞。

  当然, 如果说文王、周公所系卦爻辞就是古《易》象的全部, 却又不可。他说:“ (朱子) 谓:‘《易》之取象, 必有自来, 其说必具于太卜之官, 今不可考。姑据辞中之象, 以求象中之意, 使足以垂训戒而明吉凶, 不必深求象之所自。’然则程朱之象, 直繇中所取之象而已, 文周之意必不止此。” (《明象一原古象》) 因此, 他要发文、周、孔之古象, 明千古幽隐之奥秘。

  如前所述, 魏濬认为, 《周易》的“古象”都源自于八卦和六十四卦之象, 正所谓“《易》象总取之画卦中” (《明象七互体》) 。魏濬所主张的“古象”, 具体地说, 包括:八卦正象、六爻位、卦爻画、卦变、互体、反对动爻等。以下逐一说明。

  (一) 八卦正象

  所谓八卦正象是什么呢?魏濬说:

  八卦之象, 父母男女为正, 以其生出之序本如此也。又如天地雷风水火山泽, 在先天方位图内者, 止以阴阳性情而取, 是皆谓之正象。若远取物而为马为牛之类, 近取身而为首为腹之类, 实以八正象推之。犹以为未尽也, 又广之而乾有为圜为玉, 坤有为布为釜, 震巽有为玄黄绳直之类, 然终不可得而尽也。 (《明象三八卦正象》)

  可以看出, 魏濬所说的八卦正象就是《说卦传》所列的八卦基本象征及其拓展物象。然而, “圣人亦非必以此局之, 第约略使之自广耳。”也就是说, 《说卦传》的卦象推衍, 也只是圣人所作的示例, 后之解《易》者应遵照《说卦传》的推衍模式, 融会贯通。所谓“人心之灵, 因此得彼, 触类可通, 无所局量” (《明象三八卦正象》) 。魏濬举例说:

  顾其所推广未及而著于卦爻繇辞之内有可举者, 如:十之必坤, 以图数取;国邑必坤, 以地象取;行师必坤, 以众义取。又如:震为长男, 则通而为《师》五之“帅师”, 《蒙》二之“克家”。坎中男, 则通而为《师》五之“弟子”;坎又为水, 则通为四之“樽酒”, 又通为《屯》上之“泣血”, 《需》四之“需血”。艮为少男, 则通为《蒙》五之“童蒙”, 《渐》初之“小子”。巽鸡, 通为《恒》四之“无禽”。离雉, 通为《明夷》初之“于飞”;离又居南方, 通为《明夷》之“南狩”;又为目, 通为五之“出涕”。兑口, 通为《咸》上之“辅颊舌”;又为泽, 通为《萃》上之“涕洟”, 《困》二之“酒食”;又西方主刑, 通为《随》上之“西山”, 《升》四之“岐山”, 《困》五之“劓刖”。又凡三男三女全者, 概言“家”, 《蒙》三男之“克家”, 《丰》三女之“蔀其家”。 (《明象三八卦正象》)

  魏濬认为, 在《易》象体系中, 有些是《说卦传》“所推广未及”的, 但这些卦象却在《周易》的卦爻辞中表现并保留了下来, 我们可以借由研讨《周易》卦爻辞而得到许多《易》象。如坤象为地, 衍之则为国、为邑;震象为长男, 衍之则“克家”, 即长子能继承家业;坎象水, 衍之则可为酒、为血。“如此之例, 以类求之, 不可胜数, 悟者随其所占之事, 通之得其象, 斯得其理矣。” (《明象三八卦正象》) 经过这样的以类推衍, 六十四卦卦爻辞大多能找到取象的依据, 其中所蕴含的义理也将得到准确的阐发。

  (二) 六爻位之象

  所谓爻位之象, 就是通过六爻的上下位置关系取象。《明象四》云:

  《大传》称《易》有天道、人道、地道, 至《说卦》复发“兼两”之义。故六爻取象, 大抵因其位之上下。《乾》三《文言》云“上不在天, 下不在田”, 而四之跃则曰“中不在人”。以此推之, 则《井》之“泥”, 《需》之“沙”, 《无妄》之“菑畬”, 《解》之“获三品”, 皆地位。《无妄》之一得一灾, 《损》之损一得一, 《比》之比匪, 皆人位。《大有》之“上佑”, 《大畜》之“天衢”, 《明夷》之“初登”, 《中孚》之“翰音”, 皆天位。以故, 六位之间, 近取之若首足股腓, 远取之若丘陵门户, 无不各有所肖……盖天地生物, 首顶居上, 股趾居下, 丘陵为高, 沙谷为卑, 根茹下入, 果实上结。象不可易, 理亦因之。圣人作《易》以摹化工万物, 未闻其以初为顶, 以上为尾者。 (《明象四六爻位》)

  魏濬对爻位上下的关系以及三才之道进行了充分的发挥。他既用《周易》的三才之道解说卦爻辞中出现的“天、地、人”及相关《易》象, 又以初爻至上爻的位置关系与具体的事物相对应, 如以初爻对应人的脚趾或草木的根部, 以上爻对应人的头部脸部或树梢上的果实鸟巢等等。在魏濬看来, 《周易》卦辞的取象, 乃是出于对自然物象的“摹化”, “按象沉思, 自契其妙, 而辞之尽言, 其理靡不繇此中出”, “繇此观之, 比类象物, 妙义斯存” (《明象四六爻位》) 。通过对卦象的体悟, 就能体会其中所蕴含的生活常理。他的论述, 直截了当地把握了《周易》取象的朴素特征, 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三) 卦爻画之象

  魏濬所谓的卦爻画之象, 是指卦爻组成的直观象形。《明象五卦爻画》中说:

  象者何?画是也。夫子《说卦》所广, 因画居多, 如坤之文之众, 震之大涂, 巽之广颡, 坎之美脊亟心, 离之甲胄介虫之属, 艮之径路门阙, 兑之口舌刚卤之类, 皆繇三画分布, 元有此形。以此推之, 羲皇命卦初意, 可以概得其旨, 六十四卦中, 如观、如噬嗑、如颐、如鼎, 其最显者。 (《明象五卦爻画》)

  魏濬认为, 所谓的“象”, 就是画, 就是圣人模仿天地间各种事物的形状而成的。八卦之象“皆繇三画分布, 元有此形”。如离卦, 外阳而内阴, 外实而内虚, 其形就如“甲胄介虫之属”, 都是外表坚硬而内在柔嫩。由此推之, 六十四卦也是如此, 如颐卦像人的嘴巴, 鼎卦像鼎器之形象。关于这点, 此前的易学家如朱熹等也都有类似的论述。

  在此基础上, 魏濬又更进一步指出, 六十四卦中的爻象组合也有这样的情形。如《比》卦九五爻辞说“王用三驱失前禽”, 魏濬解释说:“自四以下皆前也, 四爻皆坼, 前无所阻, 象三驱, 前无阻, 故失前禽。”又如《豫》九四爻辞“朋盍簪”, 魏濬说, 豫卦“五阴象发, 一阳贯之, 似括发之簪”。又如《既济》初九爻辞“曳其轮, 濡其尾”, 魏濬说:既济卦“坎一阳居中, 象只轮之车;离两阳夹外, 象两轮之车。既济之初, 未济之二, 俱当轮位, 皆象曳轮”。魏濬认为, 文王、周公所作卦爻辞, 很多都是从卦的形象中观察出来的, “文周系辞, 因而通之卦爻之下, 后世以文义争长, 略而不推其故, 象教之衰, 实繇于此” (《明象五卦爻画》) 。因此, 他要通过具体的解说, 努力把这些被忽略湮没的卦象发掘出来。

  (四) 卦变之象

  卦变之说, 由来已久。汉代易学家如荀爽、虞翻等, 已多用卦变说解释《周易》。进入宋代, 随着《易》图书学的勃兴, 卦变说再次引起人们的兴趣, 朱熹更列之于《周易本义》之首, 对后世产生很大的影响。魏濬通过仔细的对比分析, 发现了汉魏诸《易》家与朱熹《周易本义》在“卦变”上有着不同的主张, 他说:“盖汉儒直从诸卦径变, 而朱《义》以相比为变, 必从渐次而往, 此其异也。”也就是说, 汉魏易学家的卦变说是以“十二消息卦”为基点, 在此基础上衍变为其他卦象, 而朱子的卦变法则是“以相连之两爻上下相易取之” (1) , 即只能以上下邻近的两爻阴阳相易而变成另外一卦。如解释《贲·彖》“柔来而文刚”“刚上而文柔”, 汉儒以为贲卦是直接由十二消息卦中的泰卦变来, 而朱子则以为贲卦是由损与既济变来。虽然存在着“小异”, 但魏濬认为两者是相通的。“然要本自泰来”, 即泰—归妹—节—损—贲, 泰—归妹—丰—既济—贲。对于这两种不同的卦变法则, 魏濬试图加以融合吸收。他说:“变既无定, 义亦交通”, 阴阳爻“升降换易, 彼变之此, 此变之彼, 不可以一变执也”;“《大传》云‘参伍以变’, 阴阳自偶之谓伍, 以彼间此之谓参, 伍可使参, 参复还伍, 爻爻可易, 卦卦可变, 所谓‘上下无常, 刚柔相易’者, 此也。” (《明象六卦变》) 虽然魏濬认为汉魏易学家和朱熹的卦变法则在义理上都说得通, 但在解释《周易》的过程中, 魏濬所采用的主要还是汉魏易学家的卦变方法。如他解释《贲·彖》“贲, 亨, 柔来而文刚, 故亨;分刚上而文柔, 故小利有攸往”说:“泰二之上, 上来居二。柔来文刚, 在两刚之中, 故亨;刚上文柔, 在两柔之中, 故小利往。”解释《噬嗑·彖》“刚柔分……柔得中而上行”说:“自否初阴上居于五, 曰‘柔得中而上行’。分下卦初爻之五, 故曰‘分’。贲分二之上亦曰‘分刚上文柔’。”魏濬不仅用卦变解说《易传》, 亦以之解卦爻辞。如《需》卦辞有“有孚”之语, 魏濬解释说:“大壮四之五成坎, 坎中实, 孚象。”其他如:“讼三本二应五, 则曰‘食旧德’, 损三与上一往一来, 则曰‘三人行损一人, 一人行得其友’;益四自初来, 则曰‘依迁国’;旅五本乾, 阴来居之, 失去一阳, 则曰‘一矢亡’。” (《明象六卦变》) 魏濬所举的这些例子, 也都是按照汉魏易学家的卦变法则进行解释的。

  (五) 互体之象

  互体之说其来已久。《左传》所载筮例就已有互体解《易》。此后, 汉魏易学家如京房、虞翻等更进一步推衍, 互体之说遂滋纷繁。王弼承其弊而扫之, 力排此说, 受其影响, 在唐宋很长一段时间内, 互体之义为易学家弃置不论, 朱熹也只用互体之实而不言互体之名。然互卦“其说见于《系辞》, 其法著于《左传》, 历代诸儒相承有自。概从排斥, 未免偏涉玄虚” (《四库总目》卷七《〈方舟易学〉提要》) 。“宋元时期, 随着恢复古《易》之风的兴起, 部分易学家开始探讨互体之说, 并运用于注《易》, 如朱震、林黄中、俞琰、丁易东、吴澄等, 都很注重互体说。” (2) 魏濬也高度重视互体, 他说:“卦中既有此画, 则交互成文, 亦体中自然之象, 不于此取义, 岂非象旨之阙夫?”“《大传》云‘杂物撰德, 非中爻不备’。……则二三四五明具两象, 不可弃而不谈明矣!” (《明象七互体》) 因此, 他也多采用互体解《易》, 如《蒙》九二有“纳妇, 吉。子克家”之辞, 魏濬解释说:“二至四是震, 象长子。三至五是坤, 象妇。震坎艮三男全, 象家。”又如《井》九三有“王明并受其福”之辞, 魏濬解释说:“互体离, 向明而治, 象王明。”这是以三至五互离卦为说。又有用互体解说《易传》者, 如《归妹·彖》说“归妹, 天地之大义也”, 魏濬解释说:“本泰之四下来居三, 四归三, 互坎互离, 天地之交, 故曰天地之大义。”这是结合卦变体例, 以归妹二至四互离、三至五互坎为说。不仅如此, 魏濬亦取连互之法以解说《周易》。如其解《泰》六五“帝乙归妹”曰:“上震下兑, 卦曰归妹。泰中互卦与归妹同体, 又皆以五之阴受二之阳, 故亦象归妹。”意谓泰卦二至五四画连互成归妹。像这样以互体解说卦爻辞及《易传》的例子在《易义古象通》一书中随处可见。这表明魏濬对互体之说非常重视。

  (六) 反对动爻之象

  所谓反对, 包括正对和反对, 即来知德所说的错卦和综卦。魏濬认为, 说《易》求之于错卦、综卦, “犹于理未悖, 但爻内求之不得, 至于错而复综, 综而复错, 以求象之必合, 则去本爻之义益远矣” (《明象八反对动爻》) 。因此魏濬较少用错综之例解《易》。相比之下, 魏濬论象, 则更多取“动爻”之象。动爻的产生, 来源于《周易》古筮法, 即当揲筮的结果为老阴或老阳时, 就要进行变爻, 由此产生“本卦”与“之卦”。在此过程中, 变爻所在的三画卦也就随之出现变卦。如乾卦初九爻变, 成姤卦, 其下卦的乾也就变为巽了。以“动爻”解《易》, 发轫于《左传》中的古老筮例, 历代易学家多称此为“变卦”。南宋沈该的《易小传》、都絜的《易变体义》, 宋元之际吴澄的《易纂言》、丁易东的《易象义》, 都曾用“变卦”的法则解说《周易》。当然, 在具体解《易》过程中, 他们又存在着一定差异。有的易学家只关注“本卦”与“之卦”的卦象、卦爻辞, 有些易学家则会兼顾到三画卦的变卦卦象。如解释《乾》初九爻辞“潜龙勿用”, 都絜多就姤卦立论, 而沈该既考虑到姤卦, 也注意到变爻后的下体卦巽卦, 巽有入和伏之意, 与“潜龙勿用”之意相合。 (1) 魏濬的“动爻”象例, 既受到他们的影响, 又有所不同。

  魏濬认为, 这种解《易》方法只能称为“动”而不能称为“变”。因为“动”还在本卦本爻之内, “变”则举他卦以为说了。当然, 魏濬并不是刻意要在名称上强调差异, 更为重要的是, 对这一取象义例的认知和运用, 他与此前易学家存在着很大的差别。魏濬说:

  又有就本爻求之不得, 遂以为变之某卦者, 如乾初则变为巽, 兑初则变为坎之类。其说亦起汉魏诸人, 大非作《易》本旨……圣人因本卦本爻立义, 以待占者求其所值, 所谓稽实待虚者也。若系辞至此, 即以为变, 舍本爻而别立一象, 假使布策之后, 此爻不变而占者值之, 则不可用矣。是圣人亦无定主, 何以决天下之疑? (《明象八反对动爻》)

  魏濬认为, 以变卦说《易》, “大非作《易》本旨”。变卦之法, 主要是运用于占筮断卦, 而不能用于解说《周易》的卦爻辞。因为卦爻辞是“圣人因本卦本爻立义”的, 万没有“舍本爻而别立一象”的道理。因此, 魏濬反对用变卦法解《易》, 而主张用动爻解《易》。在魏濬看来, 一卦之内某一爻出现变动, 或是阴爻变为阳爻, 或是阳爻变为阴爻, 都离本卦“于义尚为未远”, 可与本卦参互会通。因此, 可以用之以解释本卦的卦爻辞。如《比》之初六曰“有孚盈缶”, 魏濬解释说:“初应四, 四坎体, 为孚, 动成震, 震象缶, 坎水下注, 象缶之盈。”又如《同人》九四有“乘其墉”之辞, 魏濬解释说:“墉, 城也。四动变坎, 王公设险以守其国, 象墉。”由此可见, 魏濬主张的动爻义例, 只涉及本卦及变动后的三画卦象, 并没有涉及“之卦”及其卦爻辞。这是魏濬用“动爻”解说《周易》的典型特征。

  总之, 《易义古象通》在解释卦象的过程中, 采用了八卦正象、爻位之象、卦画之象、互体、卦变、动爻等体例。他对于《易》象不深求、不附会, 大体本之于八卦和六十四卦卦象及其由此而发的适当引申。书中所发明的《易》象大都切合实理, 具有直接、简洁、生动的特点, 而绝少牵强附会或是支离破碎, 颇有助于了解《周易》卦爻之原始意义。

  四、“即象以通义”的解《易》特征

  如前所述, 魏濬认为他所挖掘的《易》象是接近于《周易》原始“古象”的。因此, 他的象数既不同于汉儒特别是焦赣、京房等人通过象数以言灾变, 也不同于陈抟、邵雍等人通过图书、数理推究天地, “务穷造化”。他所挖掘的《易》象具有朴素、直接、简明的特征。同时他所言之义理, 既不同于王弼之贵无、论虚, 也不似宋明学者之好说理谈禅, 而是合于日常生活之实际。在《易义古象通》里, 魏濬所阐发的义理有两个鲜明的特征:一是言理不离《易》象, 不发空疏之议论;一是所言之理都切于人事, 而无冥思玄想之义。

  《易》道广大, 无所不包, 而说《易》者纷然淆乱, 意欲明了文周之旨、孔子之意, 就必须首先辨别各家之“理”, 何者为真, 何者为伪。魏濬说:“《易》理无所不有, 要以傅于象者为真。”他以“象”为依据来阐发义理, 因此, 在他的著作中, “古象”是他探求“《易》义”的手段, 阐发《周易》本“真”的义理, 使圣人之旨不再隐晦才是他的目的。以魏濬《屯》初九注文为例, 《屯》初九爻说:“磐桓, 利居贞。利建侯。”《象》曰:“虽磐桓, 志行正也。以贵下贱, 大得民也。”魏濬对此解释说:

  中爻艮为石, 象磐。震木, 象桓。

  五与初二阳, 为二体卦主。五主险, 少豁达之度;初主动, 有振奋之才, 故亨屯非初不可。以“盘旋”释“磐桓”, 其说起于马融。张横渠云:“磐桓犹言柱石。”按, 二字之义, 磐, 大石也;桓, 亭邮表双立者, 《檀弓》“桓楹”是也, 此义似胜。屯难之初, 有此刚正大材生于其时, 故能不震不揺, 而有撑持底定之力。盖有大材而不自恃, 志在行正, 故能以贵下贱而为民所归附也。 (1)

  对于《屯》初九爻辞“磐桓”的解释, 学者多从马融“盘旋”之说, 并由此引发待时周旋之义。如王弼《周易注》云:“处屯之初, 动则难生, 不可以进, 故磐桓也。”程子《易传》云:“方屯之初, 不磐桓而遽进, 则犯难矣。故宜居正而固其志。”这都是把“磐桓”解释为“盘旋”, 并从上下卦卦象进行发挥:屯卦内卦为震, 为动;外卦为坎, 为险, 有动则陷乎险中之义。初虽有济屯之才而时尚有待, 故此时当“息乱以静, 守静以侯。” (王弼《周易注》) 这样的解释, 可以说通脱澈达, 理显无隐了。但魏濬认为, 张载《横渠易说》中“磐桓犹言柱石”的说法更胜一筹, 他首先从卦象上进行论证说:“中爻艮为石, 象磐。震木, 象桓。”此“中爻”谓三至五互艮, 艮为石;内卦为震, 为木。并说“二字之义, 磐, 大石也;桓, 亭邮表双立者, 《檀弓》桓楹是也。”关于“桓”, 魏濬引用了《说文》和《檀弓》的有关说法进行论证。《说文》曰:“桓, 亭邮表也。”徐锴《说文系传》云:“亭邮立木为表……表双立为桓。”戴侗《六书故》曰:“柱之植立者, 曰桓。” (2) 又, 《礼记·檀弓下》云:“公室视丰碑, 三家视桓楹。”孔颖达疏云:“桓, 大也。楹, 柱也。”唐代封演《封氏闻见记》云:“丰碑、桓楹, 天子、诸侯葬时下棺之柱。” (3) 简言之, 魏濬以为, “桓”当训为大柱。磐石与大柱都有“安稳、坚定”之义, 因此, 他由此进行引申说:“屯难之初, 有此刚正大材生于其时, 故能不震不揺, 而有撑持底定之力。”正所谓砥柱中流。这样的解释, 比“盘旋”之说, 似更能切合爻辞“利居贞, 利建侯”的意旨。魏濬对于其他诸卦卦爻辞的解释, 也多能依据“古象”发挥“古义”。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 魏濬既能不受理学藩篱的桎梏, 同时也不流入玄虚空谈的心学牢笼, 而能形成自己独特的哲理思想, 是很值得我们肯定的。业师张善文先生有云:“魏氏撰述此书, 颇采汉、魏以来《易》家言象之说以阐解《易》义, 在明代万历以后学者中别具见识。” (4) 是为中肯的论断。

  结语

  综上所述, 在宋明理学流行的时代环境里, 魏濬能以征实不妄的精神探索《周易》之古象, 发明其隐晦多时的义理, 对于远绍圣学, 近辟理学之桎梏, 功莫大焉。诚如四库馆臣为《易义古象通》所撰书前提要云, 此书“征引多精审, 间折衷己说, 亦能独抒所见;研析颇深, 非抄袭雷同者比也”。与魏濬同时代的学者王在晋亦云:“昔吕东莱氏存《古易》十二篇, 紫阳氏因之。魏公子存古象也, 汉魏晋唐诸家之说具在。后有作者, 百世不能易矣。” (5) 把魏濬考订古《易》象之功比之于吕祖谦校正古《易》十二篇之次, 虽不免有溢美之辞, 但其保存汉魏晋唐诸家之旧说, 发掘古易象, 实大有功于古《周易》之研究。特别是随着明代中后期实学思潮的兴起, 易学领域出现的这种考据求实的精神, 实开清代易学向汉易回归的先河。其所作为, 不仅有功于儒林, 亦有大功于社会人生矣!

  注释

  1 关于魏濬生平事迹等可参阅[清]潘拱辰等撰修《 (康熙) 松溪县志》, 载《中国方志丛书》第232号, 台北:成文出版社, 1970年。陈衍等撰《 (民国) 福建通志》也有相关记载。

  2 [清]永2) 等《四库全书总目》卷四十三《〈方言据〉提要》、卷七十七《〈西事珥〉提要》, 北京:中华书局, 1997年, 第573、1041页。下引该书, 仅随文标注“《四库总目》”及卷篇。

  3 张善文《周易辞典》, 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2005年, 第438页。

  4 对于这一重要著作, 除了提要式的论述, 目前学界尚未见有专门的研究。但相关成果却为本论文的展开提供了很好的基础。专著方面, 林忠军《象数易学发展史》、刘玉建《两汉象数易学研究》等, 对宋元以前象数易学做了全面深入的研究, 为本文观点的形成及论述的展开提供了诸多的借鉴!论文方面, 郭素红《明代易学中的汉学倾向》与本课题研究对象关系最近, 但对于《易义古象通》, 也仅据《四库全书总目》略作引述。笔者博士学位论文《明代福建易学研究》亦曾对该著作进行了初步探讨, 但研究还不够深入, 论断也存在较多不足。因此, 笔者再次对文本进行了细致研读, 在此过程中, 更加有意识地将研究对象放置在整个易学发展史中加以考察:从明代中后期的学术环境出发研讨其成书背景;通过与历史上及同时代易学家进行纵向与横线对比, 彰显魏濬在《易》象体例的选择和运用上所具有的特色;从明清学术的转关中, 肯定该著作征实不虚的考据精神及其在清代《易》汉学复兴过程中的先导作用。

  5 朱伯崑《易学哲学史》第三卷, 北京:昆仑出版社, 2005年, 第300页。

  6 尚秉和《〈万远堂易蔡〉提要》, 载《尚氏易学存稿校理》第三卷《易说评议》卷三, 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2005年, 第50页。

  7 刘毓庆《“前后七子”的诗文复古与明代文化复古思潮》, 载《山西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4年第10期, 第104页。

  8 [明]魏濬《易义古象通·总论·明象一原古象》, 载文渊阁《四库全书》第34册, 台北:商务印书馆, 1983年。下引该书《总论·明象》篇, 皆仅随文标注《明象×××》。

  9 [宋]王应麟撰, 孙通海校点《困学纪闻》卷一, 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8年, 第14页。

  10 [宋]丁易东《易象义》卷首《易通论中》, 载文渊阁《四库全书》第34册, 台北:商务印书馆, 1983年, 第481页。

  11 林忠军《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 济南:齐鲁书社, 1998年, 第513页。

  12 [清]李光地编《周易折中》卷首, 成都:巴蜀书社, 2006年, 第10页。

  13 [明]顾炎武著, 张京华校释《日知录校释》上, 长沙:岳麓书社, 2011年, 第13页。

  14 林忠军《象数易学发展史》第二卷, 济南:齐鲁书社, 1998年, 第513页。

  15 翟奎凤《变卦解〈易〉思想源流考论》, 载《中国哲学史》2008年第4期, 第34页。

  16 [明]魏濬《易义古象通》卷一, 第198页。

  17 [宋]戴侗撰, 党怀兴、刘斌点校《六书故》, 北京:中华书局, 2012年, 第499页。

  18 [唐]封演撰, 赵贞信校注《封氏闻见记校注》, 北京:中华书局, 2005年, 第57页。

  19 张善文《周易辞典》, 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2005年, 第438页。

  20 [明]王在晋《〈易义古象通〉序》, 载《中国历代经籍典》卷六十九, 扬州: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 1993年, 第375页。

作者简介

姓名:肖满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