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哲学 >> 外国哲学
胡塞尔对心理主义的批判失效了吗 ——当代哲学背景下的再思考
2019年09月12日 10:41 来源:《现代哲学》 作者:黄迪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Is Husserl’s Critique on Psychologism Still Valid? A Rethinking in the Context of Contemporary Philosophy

 

  作者简介:黄迪吉,广东雷州人,中山大学哲学系博士后。广州 510275

  原发信息:《现代哲学》第20191期

  内容提要:胡塞尔对心理主义的反驳在哲学史上一度被认为哲学批判的典范。但在当代随着认知科学的发展和自然主义的转向,许多学者对胡塞尔的反心理主义主张提出质疑,认为胡塞尔的主张和论据在当下不再有效,或者至少被削弱。不过,当代的这些重估心理主义的声音中,针对胡塞尔的批评有许多不妥之处。它们对胡塞尔关于心理主义问题的思考的解读不够全面,从而影响对胡塞尔与心理主义问题的正确评估。对于胡塞尔与心理主义的问题,在当下依然需要再-重审。

  关键词:胡塞尔/现象学/心理主义/自然主义

 

  心理主义在弗雷格和胡塞尔以及诸多哲学家的讨伐下,在20世纪很长时间里被视为一种哲学谬误,反心理主义也成为20世纪现代哲学开端的主要特征之一。不过,仅仅过了数十年,20世纪70年代以来,不少人对反心理主义批判提出质疑,认为当初反心理主义过激,需要重新审视修订。随着认知科学和相关学科的发展,心理主义事实上已经得以“回归”、“复兴”,这似乎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①在这种背景下,许多人认为,当初胡塞尔对心理主义的批判矛头已经无所指向,至少效力极大地被削弱。

  在下文,我们先就当代心理主义问题重新被提到哲学议程的背景进行分析,然后再对相关的对胡塞尔的批评意见进行回应。本文力图表明,固然胡塞尔与心理主义的问题在当下确实需要新的审视,但是那些过急的否定性批评意见并没有深入理解胡塞尔对心理主义问题的思考,甚至许多批评乃是建立在对胡塞尔的误解之上。

  一、自然主义的高涨、认知转向与重审心理主义

  如果说20世纪下半叶以来哲学有什么大转变的话,最大的变化恐怕是对自然主义重新的、更高的热情。上个世纪的哲学主流,完成了从反自然主义到自然主义的转变,直至当下,自然主义依然是哲学家中的主流立场。20世纪的上半叶,自然主义主要充当的是作为被批评的贬义标签,而在如今的哲学语境中则可能更多地是一个褒义词。②尽管没有某些学者所形容的作为默认的“意识形态”那么夸张,而且近些年在著名哲学家中似乎有消退的迹象,但自然主义的强大还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心理主义与自然主义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虽然从表面上看,它们之间并无特殊关联,并且心理主义也经常被当作一种主观主义看待,因而与作为客观主义的自然主义貌似相冲突,但大体上我们可以认为心理主义主要是作为一种自然主义的形态。③特别是在认识论领域,自然化的认识论更直接的表达就是认识论的心理学化。就胡塞尔而言,他基本上也是将心理主义当作一种自然主义形态,把二者放在同一水平线上进行批判。当代对自然主义兴趣的高涨也为心理主义的复活带来契机,在许多人看来,心理主义随着自然主义回归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④

  心理主义的复兴不但与自然主义这一大环境相关,更与当代哲学中的“认知转向”密切相关。在行为主义主导的年代,心灵、意识等指向内在心理的词汇被划归为禁忌的术语,认知转向使得心理学家和哲学家能够“合法地”重提这些内容,对心智的重新兴趣在客观上促使哲学家重新考虑心理主义。当初反心理主义在很大程度上是将心理主义当作主观主义而加以排斥,这在分析哲学中尤为明显。现在,既然可以科学地、客观地研究心智,那么当初反心理主义的许多论据就需要重新评估。在不少人看来,以认知理论背景出现的新心理主义可以避免以往旧心理主义的许多缺陷,因而更可行。

  心理学和逻辑学的发展也是重审心理主义的一个重要因素。经过一百年的发展,今天的主流心理学也早已不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种心理学了。彼时,科学心理学正处于起步的初创阶段,在研究方法上不够成熟,在成果上也没有很强的说服力,关于学科的性质、研究对象和方法等各方面都有较大的争议。现在,科学心理学已经取得很大进展,尽管还是会面临争议,但其作为自然科学的性质和地位已基本上得以承认和稳固。在许多人看来,科学心理学已经深度渗入到传统的哲学领域,而且将来还会发挥更大的作用。特别是蒯因在其著名论文“自然化认识论”中提出认识论应成为认知心理学的一章的主张,得到很大的反响。⑤

  同样,逻辑学的发展与变化也非常大。20世纪以来,各种逻辑理论不断推陈出新,一再突破以往经典逻辑的框架。以往反心理主义者所据守的逻辑观念,在不少人看来是成问题的。一般认为,反心理主义的许多主要论据都默认地以经典的二值逻辑为前提,而今多值逻辑已经得到承认。反心理主义思想蕴含着逻辑不可错的主张,而当代逻辑学的发展支持逻辑规则在某种意义上是可修正的。⑥还有人认为,心理主义并不与现代逻辑完全排斥,相反,心理主义纲领可以促进非经典逻辑的发展,以前所遭到重点批评的心理主义者如西格瓦特、冯特等人的思想可以为非经典逻辑观念提供肥沃土壤。⑦此外,现在的逻辑学可能更关注人的实际的推理活动,而非以往主导的数理逻辑模式,逻辑学中已开启“实践转向”⑧。对这样的新模式逻辑学而言,心理主义反而是正面资产。⑨

  总的来说,对心理主义的反感在当代已被冲淡。经典的反心理主义论证受到诸多疑难,不但许多哲学家重新对心理主义抱以同情态度,而且不少哲学家重申心理主义,或者主张对心理主义进行修订提出新版本。甚至相较于旧的心理主义,当代新的心理主义反而得到比以往旧心理主义更强的支持。某种意义上,学术气候变得有利于心理主义。

作者简介

姓名:黄迪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秒速时时彩开奖 吉林快3走势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