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理论经济学 >> 微观经济学
陈梦根:中国城乡居民家庭消费结构变迁
2019年09月13日 12:53 来源:《中国人口科学》2019年第4期 作者:陈梦根 字号

内容摘要:基于Working-Leser模型的研究结果表明,恩格尔系数与收入水平之间呈负相关关系。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总体上呈明显下行趋势。1978年中国城镇和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分别为57.5%67.7%2016年分别为29.3%32。2%,分别下降28.235.5个百分点。按照世界粮食与农业组织(FAO)的标准(恩格尔系数在30%以下为最富裕,30%40%为富裕,40%50%为小康,50%59%为温饱,59%以上为贫困),中国城镇和农村居民已分别处于最富裕和富裕阶段。但也有学者指出,中国正处于经济高速增长期,居民消费结构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高,各地居民家庭消费习惯、文化习俗差异巨大,直接将恩格尔系数应用于中国的实际情况时可能得出错误的结论,恩格尔定律在中国可能失效(王少飞,2002;尹海洁、唐雨,2009)。本文拟从时间维度考察中国城镇与农村恩格尔系数和收入水平之间的关系,探讨恩格尔定律在衡量中国居民生活质量和经济发展水平中的适用性,以及恩格尔系数变动的主要影响因素。 

  恩格尔定律被誉为经济学中“迄今最为可靠的实证性规律”,在内涵上是指收入用于食物支出的增长慢于收入的增长,而非随着收入增长食物开支下降(Lewbel,2008)。恩格尔定律反映了收入增加时居民消费模式的结构性变化,旨在测度居民福利,揭示消费结构及其运动规律(Chai等,2010)。自恩格尔之后,许多学者对恩格尔定律进行了理论与实证研究。霍利斯·钱纳里、莫伊思·赛尔昆(1988)对100多个国家的资料统计发现,随着人均国民生产总值(GNP)的提高,恩格尔系数下降,二者高度相关。此后,恩格尔系数成为衡量一国或地区富裕程度的重要指标,恩格尔定律简单地运用食品支出占生活消费支出的份额来衡量不同居民家庭的生活和福祉水平,受到广泛关注(Lancaster等,1999)。长期以来,学者们从多角度、全方位探讨了恩格尔定律的适用性,Gibson2002)分析了家庭人口数量、年龄及性别构成等对恩格尔系数的影响。Kaus2013)通过对不同国家和不同时期居民消费模式的研究认为,恩格尔定律代表了人类社会的共性。 

  从方法上看,早期文献主要采用线性框架描述食物支出与收入或消费支出之间的关系。此后,恩格尔曲线常被表示为商品消费份额关于总消费支出对数的函数关系(Lewbel,2008)。其中,最经典的框架是Working-Leser模型,由Working1943)和Leser1963)发展,将食品支出与收入的自然对数线性关联,用以检验恩格尔系数与收入水平之间的关系。Muellbauer1976)将Working-Leser恩格尔曲线置于可积消费理论的框架下进行讨论,使该模型具备了更为可靠的理论支撑。Deaton等(1980)的近似理想需求系统(AIDS)理论可以用来导出Working-Leser模型的微观基础,作为AIDS在价格给定时的一个特例,该模型可视为真正消费需求函数的一种一阶逼近。Working-Leser模型在居民消费支出研究中应用广泛,其拟合效果优于其他许多模型。也有学者对Working-Leser模型提出质疑,认为该模型在一些新型经济中对数据的拟合没有早期研究那么好,并由此提出了一些新的研究框架,如Jorgenon等(1982)的Translog模型和Banks等(1997)的二次近似理想需求系统(QUAIDS)等。 

  在中国,恩格尔系数得到广泛应用。甘健胜、黄泽民(2006)认为,恩格尔系数反映了一国经济结构变化及经济增长快慢,可以作为生活水平高低的评价指标,连续测算的恩格尔系数序列可以直接或间接反映主导消费品在消费结构中的更替规律及消费品组合档次变化的情况。尹海洁、唐雨(2009)利用对哈尔滨市和沈阳市贫困人口的调查数据,将恩格尔系数应用于中国城市贫困测量。除了对居民消费结构与生活水平的测度外,一些学者还将其应用于其他相关领域,如许永洪、曾五一(2009)运用恩格尔曲线测度中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的偏差。 

  20世纪80年代以来,陆续有学者对恩格尔定律在中国的适用性提出质疑,认为恩格尔系数在描述中国居民消费结构变动特征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恩格尔定律存在失效的问题(王少飞,2002;张荣山,2007)。由此,不少学者提出应对恩格尔系数进行修正,以提高其在居民生活水平测度时的精度与效度,例如,谢健(1993)指出,若以时间维度为出发点,应采用波动平滑法消除恩格尔系数中不同时期、不同阶段及周期波动的影响。马崇明(1994)认为,应通过生活费价格指数调整的方法,消除价格因素对恩格尔系数的影响。也有学者认为恩格尔定律是适用的,例如,王芳(2003)对中国城乡恩格尔系数变动特征进行研究,探究影响恩格尔系数不规则变动的因素,认为恩格尔定律在中国基本适用。 

  综上可知,恩格尔系数已成为评价一国或地区生活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恩格尔定律在中国的适用性是一个重要的命题,目前学术界尚未得到一致结论,仍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值得特别关注的是,在国内外现有文献中,针对恩格尔定律适用性的研究没有考虑食品价格的影响。理论上,恩格尔曲线描述消费者在某些食品与服务上的支出占总资源的比例随收入的变化情况,一般假定食品价格不变(Lewbel2008)。 

  鉴于此,本文将依据经典的Working-Leser模型进行实证研究,并引入食品价格因素构建扩展Working-Leser模型,考察食品价格对恩格尔系数与收入关系的影响。 

  本文以19802016年中国城镇和农村数据为样本,基于Working-Leser模型发现,恩格尔系数与收入水平之间呈负相关关系,恩格尔定律适用于描述中国居民消费支出结构的变动趋势。纳入食品价格因素构建扩展Working-Leser模型结果表明,恩格尔系数与收入水平之间的负相关性是稳健的,而食品价格与恩格尔系数呈显著的正相关关系,若食品价格上涨则居民家庭食品支出在消费总支出中的份额上升。如果纳入其他控制变量,则收入水平和食品价格对恩格尔系数的影响会有所减弱,也就是说,除收入、价格外,恩格尔系数还受货币供应和人口结构等因素的影响。无论是从全国还是地区层面看,中国城乡居民消费结构的变迁都遵循恩格尔定律,但价格因素对恩格尔系数的影响存在一定的地区差异。19802016年中国城镇和农村家庭恩格尔系数绝大多数年份下降,但二者变动特征略有不同。进一步分析发现,城镇和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变动受不同因素驱动,如经济增长对城镇影响显著,对农村影响不显著。GDP增速、收入与消费水平对恩格尔系数变动具有反向作用,而食品价格、人口城镇化率、第一产业份额对恩格尔系数变动具有正向影响。 

  本研究具有重要的政策含义:首先,从恩格尔系数角度看,中国城乡居民家庭消费结构变迁遵循恩格尔定律。实际上,恩格尔定律是一种长期趋势,时间越长趋势越明显,个别年份恩格尔系数的波动可能是正常的。其次,正如恩格尔定律所指出的,居民家庭食物支出在总支出中所占份额随着收入增长而下降。因此,加快经济发展,提高广大城乡居民收入水平,防止食品价格大起大落,无疑是降低恩格尔系数的最重要手段。再次,中国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变动受不同因素影响,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引导居民消费结构升级,应针对城乡居民采取不同举措,政策着力点应有所区别。对于城镇居民,重点在于增加收入水平,降低食品价格;对于农村居民,除提高农村居民收入水平外,重点还应关注对农村地区的金融支持,增加社会流动性,同时大力加强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 

 

·延伸阅读·

  陈梦根:扩展Working-Leser模型研究

作者简介

姓名:陈梦根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人口科学.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pk10代理网址 手机网投官网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