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国际关系学 >> 国际关系理论
中国的国际社会理念及其激励性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一带一路”建设
2019年11月26日 09:00 来源:《当代亚太》2019年第5期 作者:王玉主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自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的内外战略呈现很强的变革性特征,特别是随着《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等重要文件的相继出台,美国大战略的转向开始成为学界的热点话题。为了更详尽地理解美国大战略沿革的内在逻辑,文章在对大战略概念进行明确界定的基础上,从“横向”和“纵向”两个维度对冷战后迄今这一较长历史周期内美国大战略的演变特征和原因进行了“立体”分析。通过对冷战后历任美国总统所出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解读和对美国战略实践的考察,发现美国大战略的演变呈现三大特征:具体战略目标的设定由非传统安全向传统安全转变,对威胁的界定出现从模糊到逐渐清晰的变化,以及在具体战略实践过程中的“威胁导向型”特点。美国大战略出现变革的首要动力是国际权力格局的持续变迁,而美国国内政治的具体环境和在任总统本人的个性特征也对这一变化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关键词:“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国际社会理念;激励性建构

    作者简介:王玉主,中国社会科学院APEC与东亚合作中心主任、研究员、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研究员。 

 

  一、导言

  2013年,中国领导人在印尼国会发表了题为“携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演讲。虽然这次演讲更多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联系在一起,但此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开始频繁进入中国领导人的政治话语,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也被解读为中国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指导思想。1按照这个指导思想,中国要建设的未来国际社会应该包含五个层面的目标。2本文认为,与中国领导人在其他场合谈到的“国际社会日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相比,3中国领导人此次通过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阐述的主要是中国意向中的未来国际社会状态,4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则主要描述了国际关系在长期全球化进程之后的现状。

  现状的命运共同体所描述的国际相互依赖是中国提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现实基础。从中国视角来说,中国—东盟自贸区建设近20年来,双方在经贸领域取得的巨大合作成就,中国与中亚等国家在上合组织框架下开展的合作,都在很大程度上展示了相互依赖日益深化、各方在互利共赢中走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进程。而以此为基础提出的作为中国关于未来国际社会状态的理念,则明显带有愿景和展望的性质,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很多研究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的国际秩序观和全球治理方案。5按照这样的逻辑,结合中央关于“一带一路”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实践平台这一表述,6“一带一路”建设似乎成了中国的全球治理实践。然而,这种理解其实并不准确,至少是不全面的。究其原因,本文认为主要在于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界定不清,7因此形成对“一带一路”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关系上的多元观点。本文接下来将力图证明,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作为崛起大国的中国对未来国际社会状态的描绘,是中国的国际社会理念,而“一带一路”倡议则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激励性建构过程。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的国际社会理念

  面对人类历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领导人以人类命运共同体对未来世界做出了展望。对于这一新理念,国内很多学者从对马克思共同体思想的传承与创新的角度进行了根源性解释。8但正如前文所述,更多的研究把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与新时期中国的外交、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等概念和需求联系了起来。在中国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当下,这种联系一方面突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强烈现实意义,同时也迫使我们去考虑其如何建构的问题,即巴里·布赞(Barry Buzan)对英国学派批评中指出的“如何做”的问题。9换句话说,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如何才能被国际社会所接纳和实践,并因此使国际秩序产生某种调整或重构,使全球治理水平得到提升。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国领导人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给出了简洁、清晰的表述,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10对于这个表述,多数的分析是从共同体概念入手的,本文也选择从这个概念开始分析。

  1.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共同体概念

  共同体是政治哲学领域的重要概念。“从词源上看,共同体表示一种具有共同利益诉求和伦理取向的群体生活方式”,11共和主义、自由主义和共同体主义对其有着不同的认识,12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共同体是以公民为主体的社会组织形式。13马克思关于“自由人联合体”的论断,所面向的行为主体也是作为个体的人。14结合中国领导人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定位,即“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中国方案”来看,15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构主体是民族国家,因此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政治哲学概念。当然,政治哲学意义上的共同体文明,如彼此承认的伙伴身份、透过集体目标来认同自己的满足等特征16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中也得到了体现。

  更为重要的是,传统意义上的共同体——无论是政治哲学概念的共同体,还是卡尔·多伊奇(Karl Deutsch)定义的安全共同体,都是建构的产物,也都存在可逆性,即它们会在某些条件下解体。17而如果从对世界各国相互依存、利益交融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一状态的强调来看,18人类命运共同体首先是对国际社会相互依存状态的描述。在全球化日益深化的今天,人类几乎不可能摆脱命运共同体关系。值得注意的是,相互依存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不一定是美好的,因为我们刚刚经历了征服与杀戮的二战和之后长期敌视与对抗的冷战。19因此,我们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有可能把国际社会建设成和平美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即中国领导人提出的“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国际社会。这意味着人类命运共同体并不是要停留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一相互依赖的状态,而是把“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作为建设目标,是一种值得追求的国际社会状态。

  2.人类命运共同体不以一体化过程作为前提

  国际关系研究倾向于将共同体与一体化联系起来,一体化甚至被直接定义为“导致政治共同体形成的过程”。20较早研究安全共同体理论的卡尔·多伊奇认为,政治共同体是一个过程,它使一部分人在某一领土内得到一种足够强烈的共同体感、制度感和实践感。21这个过程就是一体化,因为他同时指出,“如果只有合并而没有一体化发生,安全共同体就不存在”。22而一体化是需要某种组织形式的,多伊奇在这一点上比较谨慎,他认为,“两种一体化23在国际层面上都需要某种形式的组织,尽管可能是非常松散的组织”。24而部门一体化理论家哈斯(Ernst Hass)就直接得多,他认为,一体化就是“说服来自不同国家的政治行为体将其忠诚、期望和政治活动转向一个新的中心的过程。这个中心的组织机构拥有或要求掌握对已经存在的各民族国家的管辖权”。25很显然,哈斯心目中的一体化必将走向一个超国家组织,这样的一体化过程也就成为权力集中过程。在一体化发展为超国家的这条道路上,存在着对于超级国家的担忧。26比如,如果我们认为以中国为中心的“朝贡贸易”是一种共同体形式,27而其反映的是一种华夷秩序,那么,形成“朝贡贸易”体系的一体化过程就被视为一个权力中心形成的过程。在当前的国际背景下,这种一体化很难被广泛接受。就中国领导人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描述看,一体化没有被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的先决条件。换句话说,人类命运共同体并没有被设定为一个要求世界各国采取某种让渡主权行动(向欧盟那样)的一体化过程的结果,而更多被视为一种建构的产物,即主权国家在接受某种理念后从自我出发所建构的国际社会状态。因此可以说,人类命运共同体描述的是一种国际社会状态,而不是国际秩序状态,虽然它并不排斥秩序。

  3.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中国的国际社会理念

  国际社会(international society)是国际关系领域英国学派的三个核心概念之一,另两个分别是国际体系(internationalsystem)和世界社会(world society)。国际体系、国际社会和世界社会三个概念分别归属霍布斯(有时是马基雅维利)、格劳秀斯和康德的思想,并分别对应着国际关系的现实主义、理性主义和革命主义理论。28根据布赞的定义,国际体系关注国家间权力政治,它把无政府状态下的国际结构与进程作为国际关系理论的核心。国际社会关注各国共同的利益和认同的制度化,把共同规范、规则与制度的形成与维护作为国际关系理论的核心。世界社会则把个人和非政府组织并最终把全球人类整体作为国际社会认同和安排的关注点,把超越国家体系(state-system)作为国际关系理论的核心。29本文把人类命运共同体看作一个国际社会概念,一方面在于它有别于世界社会概念,其关注对象是国家,而不是个人或非政府组织。在英国学派看来,世界社会以人为中心且最终将成为一个具有共同信念和价值的人类共同体,30但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显然是以国家为中心的。

  另一方面则在于人类命运共同体倾向于观念的建构,这显然不同于主张权力政治的国际体系。然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并不完全是英国学派的国际社会概念。因为英国学派这一组概念关注的核心是人与人的关系、国与国的关系,但人类命运共同体中还包含着人与自然的关系:它既关注当前紧迫的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反映了中国文化中的“天人合一”思想。31在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个概念中,人是在民族国家之下的概念,但在面对自然时,它又是一个整体——人类。更为重要的是,虽然人类命运共同体最终需要某些制度、规则和理念的支撑,但它把共同命运作为认同建构的起点,把面对自然时的人类作为整体纳入了国际社会的考虑范围,因为与自然的关系也是人类命运的重要决定因素。32这实际上使人类命运共同体超越了英国学派的国际社会概念。

  由此可见,人类命运共同体更应该被视为一种中国视角的国际社会理念,它既与英国学派的国际社会概念有一定相通之处,又有深厚的中华传统思想作支撑;既关注国际关系的协调与合作,又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作者简介

姓名:王玉主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汪书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安徽快3 幸运飞艇精准计划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 上海快3走势图 北京赛车论坛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