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时时彩 >> 国际关系学 >> 本网首发
构建后冷战时代新型大国关系
2019年09月12日 14: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大国关系决定国际关系格局的基本形态和国际秩序的基本规则,因而成为国际关系学研究的重要课题。一部国际关系史,在一定意义上讲,就是大国关系以及由此决定的国际关系基本格局与国际秩序基本规则的形成、维持、调整与再形成的历史。新时代给大国关系提出了新命题,需要给予新解答。

  变化与稳定

  随着当今世界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一方面,后冷战时代的大国关系调整出现了一些新的历史特征,从而为实现国际关系的相对稳定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另一方面,传统形态的竞争与冲突仍然存在并不断变化,大国关系调整无法排除不同程度和不同形式的冲突发生的可能。大国如何正确把握时代潮流、正确决策并采取正确行动,真正把人类引向一个和平的未来,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课题。后冷战时代大国关系的调整呈现以下多个方面的特征。

  第一,与历史上总是以战争打破传统大国关系形态不同,战后大国关系的解体最终是以“和平演变”的方式实现的。冷战既是战后大国关系的基本形态,又是战后大国关系的终结者。但是,大国关系的“和平演变”又决非一个完全和平的进程,伴随而来的内战、民族冲突、代理人战争、局部战争等,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第二,在军事以及其他众多领域,新兴大国尚未形成给传统大国带来全球性挑战的能力。新兴国家对军事实力的追求及其军事发展的进程和潜力,给传统大国带来压力,地区性的军备竞赛也隐然成型并不断发酵。奥巴马政府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特朗普政府将国家安全政策的重点从“反恐”转向所谓的“大国竞争”“大国冲突”,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解读。

  第三,在科学技术和信息革命的推动下,大国之间在生产、贸易、金融等各个领域的相互依存关系日益加深,资本的利益已经超越国界。战争,尤其是全面战争已很难成为大国间进行全球利益调整的手段。大国在资源、市场、技术、资本等领域的激烈竞争常常出现剑拔弩张的紧张局面。从历史上看,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并不一定有利于避免战争,甚至有可能促使依赖性较强的一方发动战争。无论从理论上看,还是从实践中看,商业自由主义无条件地认为贸易促进和平,经济依赖性有利于避免战争,这样的观点都是值得商榷的。

  第四,两次世界大战及战后若干局部战争的巨大灾难,国际社会对人权的进一步关注,以及世界和平、民主思潮的进一步发展,使大国国内抑制战争的因素和力量继续增长。但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乃至军国主义、原教旨主义的复兴又成为后冷战时代全球思潮中的鲜明特色。近年来,西方国家民粹主义的泛滥也并非偶然。

  第五,国际安全机制进一步健全,国际磋商、对话渠道和方式进一步畅通、便捷,处理危机的手段、经验进一步丰富。现代技术的发展使战争的破坏性,战争与攻击手段的多样性、便捷性以及危机爆发的偶然性达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新型大国关系的核心内涵

  为实现新时代大国关系调整中变革与稳定的双重价值,核心问题在于,大国之间要对大国的本质以及大国关系的核心内涵达成共识。这一共识是,新型大国的本质应是承担国际责任,新型大国关系的核心内涵应是“大国合作、分担责任、同享利益、共建价值”。从这样的认识出发,中国作为新兴发展中大国,才能既推动当今世界不合理国际关系的变革,同时有力维护国际社会的和平与稳定。

  传统大国的本质是国际霸权与国际控制,决定并影响其国际地位高低的是霸权的强弱。新型大国的本质是国际责任,决定并影响其国际地位高低的是责任的大小。由此出发,传统大国关系的调整常常意味着争霸与战争,新型大国关系的调整则可能更多地意味着国际协调与责任分担。传统大国地位的获得,损害经济增长、消耗和毁灭人类财富,新型大国地位的获得则可创造价值、增进人类福利。因此,无论是理论推导还是后冷战时代大国关系调整的实践,都需要更加突出国际责任这一概念,提高大国地位和影响力的过程成为协调与分担国际责任的过程。

  在这样的理论模型下,我们假定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速度最快的发展中大国,将逐步承担起与其他大国共同维护全球及地区稳定、积极参与全球共同事务与解决共同问题的责任,以及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实现发展中国家经济安全与发展的责任,维护包括中国自身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合法权利的责任,推动世界文化的多样性发展的责任,此外还有变革现存不合理的国际秩序的责任等。我们同样假定,美国作为“目前唯一的全球性超级大国”,应当承认一系列新兴大国逐步崛起的事实并尊重他们的权利,与他们共同维护国际社会的稳定,推动全球经济的可持续复苏与可持续繁荣。此外我们还要假定,其他大国同样放弃通过争霸战争谋取世界霸权或者地区霸权的企图,以承担更大的经济、政治责任和为人类的共同发展作出更大贡献的方式赢得国际社会的信任和尊重。

  强调国际责任而非国际霸权,要求大国更加重视联合国的作用以及其他多边、双边国际机制的作用,努力防止暴力和威胁,通过对话、谈判等方式协调各国的立场,分担各国的责任,同享大国合作创造的利益。在国际安全领域,要突出联合国及其安理会的作用,尤其要反对一个大国或少数大国通过单方面行动解决国际问题的企图。只有这样,国际社会才更有可能在相对和平与稳定的过程中实现“大国合作、分担责任、同享利益、共建价值”的新型关系,21世纪的世界也才更有可能实现持久的和平与繁荣。

  在风云变幻的后冷战时代,中美两国的综合实力对比、全球目标、博弈策略、内外环境等诸多因素都在发生并将进一步发生或渐进、或急剧的变化。在历史性的变革中能否维持大国关系的稳定,“大国合作、分担责任、同享利益、共建价值”的新型大国关系能否最终形成,将接受中国与美国这对后冷战时代最重要的大国关系的实践验证。

 

  (作者系新华社瞭望周刊社副总编辑)

作者简介

姓名:刘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视频 图片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秒速时时彩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安徽快3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幸运28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官网 安徽快3